MENU

余早合集(篇四)

August 22, 2021 • 不巧,我在等你

当我开始写“余早”系列时,就意味着我已经好久不更新了,但本篇“余早”与上篇“余早”之间隔着一篇水文,这确实也有些说不过去。我曾构想过很多更新系列,没想到最终还是“余早”的更新最为稳定。
有不少朋友问我“余早”何意,在此顺带再提一下,鲁迅先生有《且介亭杂记》,其中“且介”取“租界”二字,暗喻“禾田”已失,我的“余早”取“除草”二字,表示“草尽刀藏”,表达的是我对博客不再长草的美好祝愿。
谈到近况,实际上并不是太好,身处扬州城高风险地区,家中又有事牵挂,算得上内忧外患,惟愿事情都会快速朝着好的方向发展。
在不知不觉中度过了研究生一年级,每天经历着同样的学习与生活,文献书籍的阅读也越来越多,本应更加充实,却越来越感到自己的浅薄与无知。过去觉得自己懂得很多,不管什么事都敢发表自己的评论与想法,总愿意与人争辩并尝试表达,现在却少了这样做的底气,没了争锋相对的锐气,也许是怂了,也许是佛了,或许兼而有之。
最近博客也少有人来,在外看博客我也很少留言了,其实访客少点也好,或许这样我才更方便写一些我想写的东西。

Leave a Comment

2 Comments
  1. “文献书籍的阅读也越来越多,本应更加充实,却越来越感到自己的浅薄与无知。”大赞。
    中元节,亲戚朋友们晚上坐在一起聊天,时事政治,人长事短。以前我也喜欢发表发表自己的看法,但现在我深深的觉得自己无知,他们漫漫而谈的某些内容也是无知,于是选择沉默。。

    1. dapideng dapideng

      @Specialhua有时候就是图个热闹,没必要太在意对错,亲戚朋友在一起总得唠点什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