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末闲谈(五)

不巧,我在等你 974 字 306 阅

《周末闲谈》是本博客除《余早合集》外的另一个“专栏”系列,上次写这个系列要追溯到2019年的8月份,距今已有两年。 当初开辟《周末闲谈》专栏,就是为了省得给文章想标题。我们写作文都知道取标题有多麻烦,既怕文不对题,又担心题不达意,现在只需要在“周末闲谈”后加上序号以示区别,而且文章内容可以随意发挥,不必担心跑题,省心省力岂不快哉。 这个暑假我因为兼职留在了扬州,也算是有了一段难忘的抗疫经历,如果详细记录下来,也许还能再开辟一个《扬州日记》专栏,这样写下来也许终于能够实现著作等身的愿望,不过我这么懒,应该是写不成了。 扬州本来就是一个生活节奏很慢的城市,这边有“早上皮包水,晚上水包皮”的传统,所以早茶文化和洗浴文化很流行,过去有种说法,全国一半的修脚技师都出自扬州,由此可见扬州人多会享受生活。 这次疫情也将扬州的另外一大特色呈现给了全国人民,那就是“博彩业”,网友戏称其为“扬·拉斯维加斯·州”。扬州有着远高于全国平均比例的老年人口,喝喝早茶,泡泡澡,再打打牌,这就构成了这些老年人一天的生活主线。庞大的需求也孕育出了繁荣的市场,所以扬州棋牌室的数量和规模是比较可观的,就比如这次出名的宏远棋牌室,处于1000平米的地下室,共100张麻将桌,可容纳400人同场竞技。在这样一个密闭的环境内,人员又非常密集,很多打麻将的老年人又没有接种疫苗,可想而知这就成了病毒传播的温床,所以棋牌室很快击穿了扬州的防线,在爆发初期确诊病例持续上升,一个月来已经确诊了500+例,好在目前已经控制住了。 说到这也是万幸,就在疫情爆发前两天,几位朋友闲来无事约我去棋牌室小搓两把,而我又比较懒不愿出门,结果他们也是三缺一扫兴而归,所以最终我们几个都没有去成。如果万一我没经住劝就去了,那被隔离是必然的了,很有可能…… 到今天来看,这一轮疫情应该也是接近尾声。在网上可以听到扬州市民的很多不同的声音,其中抱怨声也是不少,但是我再回头看自己这一个半月的抗疫生活,实际上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难过。约莫说从出现确诊病例的第二天开始,学校就开始实行封闭管理,随后安排食堂、超市、公寓所有暑期留守工作人员都住进学校宿舍,以保证学校的伙食、物资等基本的后勤保障。随着确诊病例的增加,学校附近的风险地区也在增多,最后直接将我们包围了,甚至离我们最近的确诊轨迹点直线距离仅100余米,就隔着一条马路,饶是如此目前学校里还是没有出现确诊。 疫情初期由于种种原因,外面的管理、物资供应、物价调控还没有到位时,学校食堂的饭菜、超市的商品供应都是比较充足的,价格与平时一样,所以我们还是比较幸运的。 这期间的事情还有很多很多,后面如果我还记得的话,有时间再记录下来。

( 0 )
最后更新 2021-09-01
评论 ( 27 )
OωO
隐私评论
  1. 宁乐熙旅行

    时间都是一点点过去的,好的总会来的。

    9月2日 回复
    1. 雨落泪尽
      雨落泪尽 博主大人
      @宁乐熙旅行

      好消息来了,全域降为低风险,扬州已经解封了

      9月10日 回复
  2. 图南山

    听君一席话,胜似一席话…

    8月31日 回复
    1. 雨落泪尽
      雨落泪尽 博主大人
      @图南山

      你搁这儿搁这儿呢

      8月31日 回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