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巧,我在等你

TOTALY 44 POSTS

周末闲谈(四)

闲吗?不闲,忙里偷闲。 写东西是极费精力的,尤其是像我这样没什么文字天赋的理科生。我是学数学的,数学很简洁,一行符号就能代替一大段的文字叙述,但写东西不一样,明明就没什么...

实习月记

五月份来到南京市江宁区某个中学,开始一个月的实习生活。 每天早上六点半的闹钟,七点十八分的公交,七点四十八分到学校,下午六点下班。如果只看表面,这重复而枯燥的生活,久了确实容...

游戏之我见

邻壑博主抛给我一个有关游戏的话题,很早便想谈谈自己关于此的看法,趁此机会闲扯一番。 关于游戏,我与舍友也有过争论。他是一个游戏爱好者,去年12月曾赴三亚参加WUCG炉石比赛,...

余早合集(篇一)

距离上次更新两月有余,好在博客内容也不讲究“时效性”,尤其是我这样的个人博客,博客的更新越来越少,倒不是什么都没写,其实数据库里也躺着不少草稿,但与其炒冷饭,不如来点新的东西...

拾月

拾月,就是十月,顺便拾一些九月的残迹。 断更一月有余也是在我意料之外,曾经立下flag说至少月更,食言了,惭愧,但好在也找到不少理由,借口嘛,还是很好找的。 九月份四个周末,...

也谈博客

作为民间兴起的一种相对古老的自媒体形式,博客本身没有比较严格的定义,我所认为的“博客”二字特指百科词条中所说的独立博客与个人博客。 不少知名站长也在自己的博客中剖析过博客的意...

我的世界杯元年

恭喜法国队4-2击败克罗地亚队,梦回1998再捧大力神杯! 大概@西枫里常在群里说的伪球迷就是我这样的,或许开始连越位都说不清,也看不懂判罚,甚至分不清任意球、点球。 但幸好...

父亲节:致父亲的一封信

早上一醒来,就坐在床上给我爸写了这样一封“信”: 父亲大人膝下: 我虽擅长胡侃,但向来不知如何表达细腻的情感,我从未说过我爱你,尽管我内心就是那样想的,但是说出来似乎还是别...

再见,体育课

2018年6月15日,我的最后一节体育课结束了。 每学期都有课程结课,但体育课不一样,它贯穿了我的求学生涯。 小学的体育课完全跟体育不沾边,没有一点课程性的内容。整个小学就一...
第 2 页 / 共 5 页